当前位置:书海小说网>都市小说>流水落花打工路
恢复默认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默认黑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分享到:

正文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、广交会

书名:流水落花打工路  作者:沙金  本章字数:5921 字  创建时间:2018-01-04 08:13

第三十二章、广交会

春节前的一个多月,生产任务特别多,红发家具厂的工作也就特别忙。除了搞销售的那几个人,全厂员工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十点以后,所以日子也就过得很快,不觉就到了腊月二十四了。

“长工短工,腊月二十四满工”,这是民间的谚语。就是说,干啥行当的,到腊月二十四都该放假回去收拾过年了。私营企业,也大都遵循这个民俗,很多厂都在腊月二十四左右放年假。

红发家具厂因生意太好,再加班加点赶,也到了二十六下午,才能搞年终大扫除大清理,二十七才能发工资,从二十八起,工人才能休年假,而管理人员二十八上午还要开个年终总结会,中午要吃个团年饭,下午才开始休年假。

柯莲笙以为常老板年终要给管理人员发点儿奖金买点儿年货的,一直等到二十八吃完了团年饭,大家都走了,也没见常老板有这动静,为了提醒一下,就对常非说:“常总,那我也开始休年假罗?”

常非说:“好,祝你和嫂子新年快乐!”

“常总梁总也新年快乐!”

老板娘梁英特地说:“柯厂长,带我向嫂子问好,祝你们全家新年快乐!”

“谢谢梁总,谢谢常总!明年见!”

这是自离开海州北上到上京以后,过的第一个没有年终奖金和礼品的春节!

柯莲笙有点儿感慨:顺海胡总那儿倒是非常好,可是自己没那个命消受!唉,管他的,但愿红发家具厂能做得长久就最好了!

因为生意红火,春节后,红发家具厂比其他厂家早了几天开工,农历正月十二就开工了。

开工时,除了先开了个管理人员会,还开了个全厂职工大会。

管理人员会议由常飞主持。这天,老板娘梁英也来参会了?;嵘?,常飞公布了他的扩厂计划,要在新桥镇北大件路边去征地四十亩,并且已经在和镇政府洽商了,他号召所有管理人员努力工作,团结一心,共同打造红发家具厂的美好未来。

全厂职工大会则由柯莲笙主持,常飞两口子都来列席了会议。

一线工人中,虽然还有十来个工人尚未到厂,但站在一起,黑压压一大片,而且经过了一年的训练,各车间的队列都很整齐,常飞看了心里很高兴,但觉得这么多人,各自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,看着很不顺眼,心想,过几天,叫陆老三着手定制工作服。于是,不仅在新桥镇,就是全西都,在家具行业,员工全部穿统一工作服,也算是走在前面的。

柯莲笙在会上肯定了全体员工去年的工作,挨个点名表扬了主管、质检和库房管理员,简单总结了去年的整改工作,最后说:“各位工友,各位师傅:相信你们出来打工,都是为了多挣钱,要想多挣钱就必须有个好工作!你们应该还记得,以前村里哪家要是有人在外面当工人,那是多么的荣耀?现在你们自己就是工人了!只不过,以前的工人是国家的、集体的工人,干好干坏都是那么几十元工资,你们现在是私营企业的工人,干得好干得多,就能多挣工资!你们算算,在厂里干一个月的收入,你们在家里干一年能有这么多净收入没有?但是,私营企业是老板出资,我们大家共同创造的,没有国家和集体兜着,所以,要想我们的工作岗位稳定和长远,就要靠我们自己努力,保住我们这个比在老家务农强一百倍的金饭碗!因此,我要求,所有管理人员,所有一线员工,在今年的工作中,要进一步配合管理改进,也只有持续改进,才能做得更优秀,工作做好了,产品质量好了,就能多销售,销售越多,我们的生产任务才越饱和,我们就能挣更多的钱!我的话讲完了,谢谢大家!下面,请常总给我们讲几句,大家欢迎!”

一阵掌声过后,常飞咳嗽了两声,说:“柯厂长已经讲得很好,很全面了,我今天只说一句话:柯厂长推行的管理制度,请大家很好地配合,大家一定能够多挣钱!”

常飞说完,又是一阵掌声。

“散会!”

开春后,在去年的基础上,柯莲笙又推出了上下流程交接责任制,工人的小工单验收签字时的质量等级责任制,并把每单工单的工资金额也写上去,让工人看得到钱,彻底做到了工资透明。

不消说,工人谁都不愿意因质量做差了而被降了等级少挣钱,质量就比去年更稳定了。要不是考虑到几个质检的饭碗问题,再说了,成本节约得再多,常老板也不会像涂老板、胡老板那样,给我和主要管理人员发放奖金,否则,完全可以把质检下掉,无需设置质检员。这一层意思,柯莲笙对谁都没说过。

有了一年的垫底,开了年的改进工作就很好做了,日子也就过得快,一混就到了三月中旬。

三月十七号到二十一号,广东的深圳、东莞、广州和顺德,先后举办国际家具展销会,常飞是逢展必观的。他观展,就是到展会上去逛,看到他觉得好卖的款式,就仿制回去照着做。

柯莲笙在海州就听说了,家具业界,是广东仿外国,海州仿广东。现在更知道了,广东仿外国,西都仿广东??梢运?,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家具企业,都是仿造别人的款式,都是互仿,柯莲笙就不明白,家具又不是飞机或原子弹,没多少科技含量,主要追求的是功能性和艺术性,干吗要这样去仿冒???音符才七个,都能谱写出无穷无尽的不同风格的曲子,而供家具设计的元素可多了去了,咋这么多企业就是不搞原创设计呢?听说西都有几家几千上万工人的巨型家具企业,设计部都是分了外观设计和工程设计两个部门的,但外观设计部却不搞原创设计,而只是完成老板指定的仿造目标,复制款式而已,可自己在上京和顺海原创设计的家具,不是很受欢迎吗?

当听说常飞又要去观展仿款时,柯莲笙就找了个机会,向常飞说:“常总,我们何必去观展仿款呢?我都给您看过的,我在上京和顺海原创设计的产品,很受欢迎的啊,我们把那些费用节省下来,我可以给您设计全新产品的???”

常飞说:“柯厂长,你的好意,我表示感谢了,但你不知道,这个家具啊,就是要靠仿,企业做好做差,那就看老板的仿款眼光了。哦,你既然都说到了,那你早点安排好工作,到十六号,你,老姜、陆老三和我,去参观广交会,我看好哪一家的款式,老姜负责录相,你就多看看款式和细节,回来好照着做?!?/p>

“常总……”

柯莲笙还没说出要说的话来,常飞就打断了:“柯厂长,你就负责把生产搞好就行了,设计的事,你就不要操心了?!?/p>

“那好?!笨铝献允俏藁翱伤盗?,就做他自己的事去了。

三月十六日这天,柯莲笙、老姜和陆老三就跟着常飞去乘飞机往深圳赶。

本来,梁英这几年都是要跟常飞一道去逛广交会的,但常飞每次都要找出各种理由要老婆留在家里,不带她去。当然,梁英是心知肚明的,也就不过分和老公拗劲儿。

到深圳是当天,展场下班关门前,还来得及到深圳展场去看一看,常飞一行下了飞机,就叫辆的士直奔展场,匆匆进去看了一圈,不过一个多小时,就出了展场,叫了辆野猪儿,径直赶到东莞厚街住下来,天都还没黑。

常飞每年观展的重点,只是在东莞厚街,深圳和广州,只是顺便去大略看看,顺德是连去都不去的。

一路上,掏钱付款的活儿自有陆老三干,柯莲笙和老姜也乐得清松。几个人到了一家大酒店,陆老三去登记了两间客房,常飞一个人一间单间,这三个人就共住一间有三个铺的标间。

住下后,四人径直走到“客满堂”餐馆去,找个桌子坐下。

以前,柯莲笙虽然多次到过这些地方,但没去观看过国际家具展,也没在厚街来住过,这回还是第一次来参观家具广交会。坐下后,柯莲笙发现这家客满堂很大,供十人八人坐的餐桌,能有二十几张,还有若干雅间,而桌子椅子都是红木家具,雕刻有“客满堂”品牌??铝献邢缚戳丝醋酪?,透过绛红色油漆,见还真是好木头,就算不是真红木,也是很好的硬质实木做的,看上去很有点儿中式韵味儿。吃饭时,柯莲笙还发现,这个餐馆,从老板、大堂经理,到服务员,全都是口冒清一色的西都话,他们说,他们餐馆的所有调料都是从西都发货过来,以保证做菜不变口味。难怪常老板直接往这里走哦,原来只里是地道的西都菜。

常飞爱喝酒,陆老三也爱喝酒,老姜则和柯莲笙一样,要喝点儿,喝不多。常飞就说:“这样,反正今晚上是玩,咱们就喝好!”说完亲自去巴台看酒,看了一阵,对巴台经理说:“把那个一斤装的郎酒给我们开三瓶?!?/p>

自然,就是常飞和陆老三一人一瓶,老姜和柯莲笙两人一瓶了。

常飞这人,吃饭时很少谈工作,而且话也不多,就只是时不时劝劝菜劝劝酒,也不像官场上那样拼酒灌别人。这一点,让柯莲笙觉得很不错,吃酒,就应该自自然然,适可而止。

吃完晚饭,常飞就带几个人回到酒店。经过大堂时,常飞向巴台要了两个小姐。

四个人各自进了自己住的房间。

很快,就见一个小姐进了常飞的房间,一个小姐进了柯莲笙他们三个人的房间。

小姐一进来就返身关上门,笑盈盈地说:“三位先生好,我是小媚,很高兴今晚上陪三位先生玩。我先为三位先生洗澡,洗完澡,开始一个一个地玩。请问哪位先生先洗?”

陆老三就说:“那就我先洗嘛?!?/p>

小姐就自己先脱得一丝不挂,接着又来给陆老三脱衣裤。

柯莲笙一看到此情此景,一下懵了,连忙小声问老姜:“这是要干啥子?”

老姜前几年已经这样玩过好几次了,以前每次都是,常飞自己叫一个小姐,给随行的两人或三人共叫一个小姐,他似乎习惯了,就说:“就是玩三个人轮流上啊。没事,你玩习惯了就自然了?!?/p>

柯莲笙一听,心里发慌了!

怎么办?自己另去登记个房间吧?房费昂贵且不说,还会让常飞不高兴呢,那咋办?柯莲笙情急生智,心想,你们撑死了玩到十二点,那我就去找老朋友玩一会儿,把这个时间错过。就对老姜说:“老姜,平日很难到广东这边来,将就晚上有时间,我得去拜访一下老朋友,到他的厂里?;岫?,可能要十二点才回来?!?/p>

也不等老姜回话,就直接出了房门,又顺手关上门,下了楼,到了大堂里,坐在沙发上,给以前厚街这边的为天龙供货的秦城家具厂老板打电话,告诉了他所在的酒店,就在大堂里等。

约四十分钟后,秦老板来到了酒店大堂里,一见到柯莲笙,那热情劲儿,就不摆了,因为,那几年经过柯莲笙的手,秦老板赚了不少钱呢!而这样的朋友,深圳广州和顺德,还有好几个呢.

秦老板接柯莲笙到他厂里去看了一趟,让柯莲笙看看他的工厂鸟枪换炮的情况,看了厂后,就不由分说地把柯莲笙拉到东莞市里的一家海鲜酒楼,柯莲笙说已经吃过饭了,也不行,非动动筷子不可。

两人坐下,秦老板叫柯莲笙点菜,柯莲笙说:“我实在不懂海鲜,还是你来点吧,我去点酒?!?/p>

原来,在上京时,秦老板听说柯莲笙有个肩周炎,就每次到上京都给柯莲笙带两坛五斤装的三蛇酒,柯莲笙就是喝了几坛三蛇酒就治好了肩周炎的。这时,柯莲笙就是想到巴台去看有没有蛇酒的,这才说他要去点酒。

柯莲笙来到巴台边,看到一排大玻璃酒坛,除了各种药酒,蛇酒就要好几种,回到坐位上,对秦老板说:“那就来一斤三蛇酒吧,你多喝点,我刚才是喝了酒的,就少喝点?!?/p>

“好勒!”

吃着酒,柯莲笙问:“秦总您参展没有?”

秦老板说:“我现在改做教学家具和实验家具了,无需参展。那些做办公和民用家具的,很难抢到展位呢?!?/p>

“四五个地方摆展,光东莞就这么多展场,还不够用吗?”

“广东这一带的厂,太多了,除了专做出口的,做国内的,都指望三月份这次会展捞定单呢,所以特别抢手。但八月份那次会展,展位就好拿一些了?!?/p>

“那你八月份参展吗?”

“也不参展,参一次展,展场稍微租宽一点,就要花掉上百万,要花掉我少半年的利润呢,我有这钱,还不如多养几个业务经理?!?/p>

“您这个算盘是正确的,何必都去挤独木桥呢?!?/p>

说着,秦老板说:“别光顾了说话,还是要吃点菜,来,喝一个!”

……

等到秦老板把柯莲笙送回厚街,都快凌晨一点了。

柯莲笙叫服务员打开房门,只见那两个人都鼾声大作了,心里松了一口气,就自己草草洗了个澡,心安理得地入睡了。

第二天,还在宾馆里,老姜就把那个皮面的、一头钻了一个脚趾头大个圆孔的单肩挎包腾空,把微型摄像机装在包里,以便在展场上按常飞指定摄什么,就好偷偷摄什么。

吃过早饭,四人叫了一辆有顶灯的出租车,从厚街往展场而去。

其实,要是打表,这段路也就在起价里程以内,但每逢会展,的士们肯定是串通了的,全都不打表,一律二十元,你爱坐不坐。

当然,凡来观展的,谁又会在乎十多元差价呢?于是就成了明规则了。

到了展场,还没开门,要等举行完了开幕式,才会开展场门。

也好,看看开幕式也是好的。于是,四个人就站在观看角度不是很好,但并不很挤的一个角落上看开幕式。

在这里,在整个广东,车站码头,集市闹市,凡人流密集的地方,各种偷包的、钓鱼的、碰瓷的、飞车抢劫的,防不胜防,所以几个人特意避开人多的地方站着。

开幕式很简短,前后十几分钟就结束了。

四个人就往展场里走,进门后,就听老姜说:“嗨,我的手机咋不见了呢?”

陆老三说:“没和谁挤过吧?”

柯莲笙说:“可能忘在宾馆里了吧?等回去看看再说?!?/p>

老姜说:“那但愿吧?!?/p>

几个人进了展场,但见每家参展商都有各种各样的“禁止拍照”或“谢绝拍照”的警示牌。

柯莲笙听说,这些参展商,签单发货时,要是听出了是口冒麻辣川普的,宁肯不做这单生意也不发货。而西都很多仿款的老板,除了叫上打样木工或工程设计师到现场细看,看了就到外面巷道边躲着勾勒,忘了就再去看,看了出来再勾勒,当然,这是比较笨的,也有被参展商发现了给撕了本子的,还有图方便的,就干脆买一套回去照着做,就因为每年广交会过后,不到半个月,西都的卖场上的仿冒货就上市了,所以这里的参展商都不发货给说麻辣传普的。但西都的老板们也有办法,就是叫他们的在外省的经销商去买样品,买到后先发给经销商,再辗转发到西都。常飞这种做法,可是独一家了,他对谁都没说过他是怎样仿款的,在手机没有照相功能的时代,常飞仿款可要算是“黑科技”了。

按照常飞的分工,柯莲笙负责细看常飞点中了的产品,老姜就背着挎包,装着走来走去观展,把常飞点中的产品多角度拍摄下来,而陆老三就负责收集各参展厂家印刷的家具图片资料。

到了中午,为了下午早点看完这里的几个展区,四个人就在展场餐饮区吃盒饭。

这里的盒饭,不知有多少暴利!非常难以下咽的一份盒饭,外加一纸杯汤,一份三十五元,比火车里还卖得贵!可是,买饭时还把陆老三挤出了一头汗呢,你爱吃不吃!

常飞观展,只取他所需,从来不关心与他的经营无关的展区,所以午饭后一会儿,就把厚街若干展区看完了。

回到宾馆,老姜怎么也没找到手机,只能叹服广东的盗贼实在高明。在外不能没有手机,老姜就在陆老三那里借了三千元,重新买了一个诺基亚,临时买了一张广东话卡。

常飞看时间还早,想赶到广州,就懒得为了几百元车钱去等展会上的免费接送车了,叫了一个野的,直接去了广州,住进了华侨宾馆。

吃了晚饭,常飞说:“看展把脚都走痛了,今天晚上就不安排玩小妹儿了,大家去好好洗个脚,再修修脚,明天才有劲走路?!?/p>

谢天谢地!那今晚上就可以不去麻烦老朋友了!

……

回到厂里,常飞把柯莲笙和老姜叫到他办公室,叫老姜把摄像机放开来,慢慢地看了一遍,然后说:“今年做这些产品,柯厂长记一下品种,老姜就把这些产品画出来,准备打样。另外,柯厂长还须把这些产品分别整理配置成两个系列,你文笔好,给这两个系列各取一个名字,我们争取把这两个系列赶在下年的西都家具会展上展出来!”

接下来,平时一闲就闲得找不到事做的老姜,就得没日没夜的赶图纸了。

……

本文为书海小说网(http://www.btztz.com)首发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目录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同好书推荐